撫摸著灰塵
懷抱著一點不快樂
雨天的玻璃城市慢慢乾了
從心裡向外看
許多澹然的脈絡

繞過校園偌大圍牆
低垂的鳳凰樹早沒有了花
謹慎地保持縫隙,偶爾
也緊緊依靠著表示
曾經需要

有時候我打給你
恰好你也撥了我的號碼
這可能是稀有
而且美麗的感應
似乎,我們應該為此快樂

商量著去哪裡旅行
為還未發生的困難憂心
最清潔的愛情
垂手站在你夢外
遲遲無法確知門內的冷暖

全站熱搜

tamax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