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單程的房間,
打開窗戶,魚和魚的語言躺在那裡:
我幫你刮鱗,在你的鰓裡,複習海的比例
齒間讀取迷路的漂流木
臉上有某一種鹹
陽光進來,在微微皺褶的牆上寫字
有人把字眼敲落下來
變成了──
遊牧者的血,塗抹在精赤髮膚
恐懼的海藻為你一一試探
夜晚的背,略彎,比珊瑚的擁抱間接
失語的瞬間,我在你背上寫字
「不要再寫錯字了。」
某一次手指,指到不應該的位置
你躍窗而出。
我重覆指認你的尾鰭
凝視那遙遠的縫線
如果,在最蔚藍的房間
有一場雪願意溶化在裸魚的眼
我將不斷地,朝你拋擲同一段海岸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xd 的頭像
tamaxd

愛我,輕聲。

tamax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