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驚詫與追懷中走過的我們
卻沒察覺出那微微的嘆息已成留言

這就是最後最溫柔的片段了嗎 當想及
人類正在同時以怎樣的速度奔向死亡

二月過後又有六月的芬芳
在紙上我慢慢追溯設法挽留時光
季節不斷運轉 宇宙對地球保持靜觀
一切都還未發生一切為什麼都已過去
山櫻的枝椏間總好像會喚起些什麼記憶
我反復揣摩 用極慢的動作
尋找那些可以掩藏又可以發掘的角落
將遠方戰爭與飢荒的暗影減到最低
將遲疑的期許在靜夜裡化作詩句


這就是最後最溫柔的片段了嗎 當想及
人類正在同時以怎樣的速度奔向死亡

初雪已降下 可是對於美 對於彼此
對於激情真正的誘因還是一無所知
在每一盞燈下細細寫成的詩篇
到底是不是每一顆心裡真正想要尋找的
想要讓這世界知道並且相信的語言

要深深地相信啊 不然
還能有些什麼意義 初雪已降下
當謊騙已經習慣於自身優雅細緻的形態
當生活已經變成了一處精心設計的舞臺
我要怎樣纔能在眾人之前
向你舉杯而不顯突兀
要怎樣纔能堅持自己的信仰不是錯誤


這就是最後最溫柔的片段了嗎 當想及
人類正在同時以怎樣的速度奔向死亡

可是 黎明從來沒有真正甦醒
當黑夜從來沒有真正來臨
這身後走過的荒漠是太遼闊與沈默了吧
為什麼即使已經是結伴同行
每一個人依然不肯說出自己真正的姓名

從此去橫渡那深不可測的海洋
翻覆將是必然的下場
舟子無法想像的島嶼要如何去測定方位
我只聽說越過崇高巨浪的顫慄是分狂喜
聽說 登上絕美的彼岸只有屏息
霧起與月出時的孤獨之感從未能言傳
而無論我怎樣努力 也永遠不能
在海風裡向你精確地說出我的原意


『啊!給我們語言到底是為了
禁錮還是為了釋放?』

這就是最後最溫柔的辰光了嗎 當想及
人類正在同時以怎樣的速度奔向死亡

波濤不斷向我湧來
我是螻蟻決心要橫過這汪洋的海
最初雖是你誘使我酩酊誘使我瘋狂
讓尼采作證
最後是我微笑著含淚
        沒頂於 
          去探訪
            你的路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xd 的頭像
tamaxd

愛我,輕聲。

tamax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