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沒有人希望這樣的。
我們的愛人領到
一小塊星光和倦意後睡去
我們。我們因遲睡片刻而憂戚
我們原約定與她攜手
到眼皮的那一邊定居
靈魂的停電使我們
連等待都無從等起
因為預知明晨的缺席。

那一刻
她步入,她睡著
我們便失去了聯繫
握她的手,聽她的夢囈
傳遞,啊賣力地傳遞
而她已不在那兒
我們之間,我們之間
沒有可供等候的地方
在醒夢之際

我們的悲傷
全怔在那裡
只因為遲了一步
被她帶走了互愛的歡愉
我們的悲傷——他們
他們在肺腑之間呆立
那麼擁擠,幾乎癱瘓了我們
斷續的呼吸。

疲憊已浸透我們的背脊
我們必須閉上眼睛
降落於相同的路徑
枕著殘存的念頭
握著她遺留下來的手
我們必須閉上心靈

我們的愛人
此刻旅行到她身體的那裡?
先一步入睡的人
擁有離開的權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xd 的頭像
tamaxd

愛我,輕聲。

tamax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