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僅因為半個世界的悲哀都枕在鼻樑
小丑畢費一夜不能睡。他笑
路燈一樣盡責的發光
再沒有更笨拙的機械了,他把一隻鐵槌掛在胸前
警戒,警戒著時間
彷彿手比腳更應該是小兒麻痺的指針
我們正直的畢費他不知道饑餓
節衣縮食,為包廂裡諸多愛他的仕女保持苗條的身段
他的帽子是掉了漆的一隻風信雞
日夜不停地追逐夢的頭皮屑
他的睫毛是鵜鶘的私生子
他的嘆息是烏鴉的表姊妹
但多驕傲啊,那印滿唇膏的脖子
比一隻長頸鹿更優雅地堅持它的纖細

僅僅因為半個世界的快樂都枕在鼻樑
小丑畢費一夜不能睡
他笑,他笑,在檸檬一般酸黃的眼睛後面
那是為了小小的愛的眼藥水
他必須哭泣,必須假裝傷心的哭泣
再見不到更誠實的魔術了
他把彎彎曲曲的玻璃棒貼在耳邊
讓惡毒的詛咒變做葡萄汁流進嘴裡
但原諒他逐漸加快的心跳
怯弱的畢費至多只是一半的大走索者
面對歪歪斜斜的電氣吉他顫抖顫抖地舞蹈
啊,那是當仕女們跟星星都失戀的時候
小丑畢費讀著月光
學一只斷了發條的桔子,無言歌唱

僅僅因為半個世界的優越都枕在鼻樑
小丑畢費一夜不能睡
他哭,他笑,在顛倒的化粧鏡中
那是為了仕女們明亮的心情
他小心地修飾,辛苦地摩擦
像對待一雙破了又破的皮鞋般擦亮他的機智
而塵埃偷偷住進他的髮間
慾望的皺紋像一隻大蜘蛛爬在他嬰兒的臉上……
啊,小丑畢費沒有面具
小丑畢費沒有戀母情結
他必須憤怒,必須嫉妒
必須像湮沒的英雄把情詩寫在每一張順手見棄的廣告單上
在偉大的清晨——
跟著全城的盲腸一起走進陽光的印刷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xd 的頭像
tamaxd

愛我,輕聲。

tamax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