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黑色陸塊
靜靜漂浮於大氣之臂彎
我背對你,但是
我注視著你
一株南來的棕櫚
不需要思考就可以畫出海洋

城市巨大的光暈
漂白了夜
我們的臉龐再也不能倒映月光
誰把影子留在渡口
哀愁已經過時
彷彿擱在桌上忘了喝掉的
一杯雨聲

我又對誰提起了你
時間的烈日不分季節
一層一層揭去枯死的語言
河流出現又消失
變動過的板塊永不癒合

這是多年前的筆跡
你以諸神的名字作練習
為自己的靈魂舉行盛大割禮
我只是個拾骨者
從陰影下見證痛苦
與神聖

誰是誰的牲品
我在誤解中復活與死去
丟棄了劍,指甲內填滿風屑
我終於決心遺忘從不存在的絲路
像一名憂鬱的羅馬商人

但願我不是虔誠的祆教徒
火種從焦躁的城郭來
又將返回南方
我們滿意於彼此的緘默
秘密開始變藍
不知道哪一刻就會羽化

最後一個夏天
敘述悄悄中斷了呼吸
蝴蝶還飛翔於記憶中十七歲的街道
然而路燈一盞盞熄滅
我們已經離開座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xd 的頭像
tamaxd

愛我,輕聲。

tamax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