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與醒之間必然有一條 空蕩蕩的日落大街
微風是家,住著許多往事

往事裡單純的苔
竟然花了一生將自己砌於最高的牆頭
微光中瞇眼張望兩邊

一天可以複製成一生
這就是為何刪掉悲傷的一天是多麼不容易啊

時間的奧妙在於
它藏匿在諸神的後腦勺,偷偷
傷神

直到月色冷冷走來 ,識相地
啥也不問不管 :
酒有酒的方式叫黑髮脫到一身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xd 的頭像
tamaxd

愛我,輕聲。

tamax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